《身騎白馬抒情版》──徐佳瑩
我愛誰 跨不過 從來也不覺得錯自以為 抓著痛 總能修成愛的果偏執相信著 受詛咒的水晶球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而你卻 靠近了 逼我們視線交錯原地不動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這分鐘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我改換素衣 過中原放下西涼沒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寶釧(Repeat)
 在星光大道3限定一分半鐘的版本,只能聽到第二段和副歌歌仔戲部分,帶著不甘心的心情想在網路 發熱衣穿搭上找到完整版本,結果遠超過我想像,徐佳瑩的部落格上不但有完整歌詞還有錄音版本可以反覆聽閱,更有她的其他創作。

 我的電視史可以約略區分為國小的卡通、國中的八點檔、高中的歌仔戲、大學的霹靂布袋戲、工作後的日本偶像劇和國中至今的美國影集,在楊麗花與葉青歌仔戲對壘的當年,薛平貴和王寶釧的故事自然是如雷貫耳。

 不太了解的是,主歌裡女主角的徘徊猶豫,和薛平貴走三關從西涼(涼州)跑回長安找王寶釧有何關係? 發熱內衣要知道薛平貴是西遼公主的駙馬,王寶釧必須苦守寒窯十八年是因為她有傳統禮教束縛,但是薛平貴十八年後才回家卻怎麼也交代不過去吧?更別提戲弄試探王寶釧那一段情節,完全不符合現代女性精神...嗯,我們回到看戲聽歌。

 薛平貴的故事有一說法是從歐洲民間故事經由回鶻傳入中國,融入中國歷史文化編寫而成。比較流傳的說法是唐朝武將薛仁貴兒子薛丁山和樊梨花的故事演變而來。

 姑且不論考究查察,回到《身騎白馬抒情版》 發熱衣挑選方式,徐佳瑩在這裡引用身騎白馬這段歌仔戲唱腔的用意,在她自己的部落格裡寫了答案──她在唱歌時「幻想自己是王寶釧,我要薛平貴不顧一切跑來我身邊」。所以最後一句詞是一心只想王寶釧。

http://tw.streetvoice.com/music/user-song-list.asp?sd=17555

 蠻有趣的,以往我聽到這一段只覺得橋段太也誇張,如果薛平貴必須守關十八年,還和番娶了西遼公主,表示邊關戰事很是緊繃,邊關大將為了一己私事跑回長安,這根本就是殺頭大?暖暖發熱衣o,實在於理不合。只能說,王寶釧的血書激起薛平貴心中莫大的愧疚,在歷史上不也有卓文 君一首白頭吟,讓司馬相如斷了娶妾的念頭,文字的力量是很難想像的。

 因為這首歌才發現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故事橋段有很多可以發揮改寫成現代版的空間。

 而歌本身,已經是好聽得不得了了。

 我一點也不想當苦守十八年的王寶釧,卻總是在等待只出現在戲文中的白馬薛平貴,而且這薛平貴還不能有個西遼公主,真正貪心的人是我。
吸濕發熱衣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wsddb 的頭像
sowsddb

優品推薦

sowsdd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